恋声BL潇潇

【龙獒】断点(第二章)

序章:http://lianshengblxiaoxiao.lofter.com/post/1caca501_c597ae2

第一章:http://lianshengblxiaoxiao.lofter.com/post/1caca501_c5bafd2


灵感来自《被偷走的那五年》

他们属于自己,ooc都是我的,私设是我的,时间线混乱也是我的,画十字

 

       在张继科住院恢复期间,见了不少来探望的好友,父母也到医院陪伴了他大半个月。不少好友携妻抱子而来,有些关系不算特别亲近地与他打趣开玩笑:“还好你这几年打着光棍呢,要是娶了老婆,那人可倒了血霉了,这老公睡半个月起来就把自己忘了哈哈哈哈哈。”

       笑了一阵,张继科沉默不语,对方讪讪住了嘴。

       看着身边来来去去的人,都是熟悉又陌生,父母也苍老了不少,张继科慢慢接受了现实。

       接受自己昏迷一场,时间已跳跃过了五年。

       这五年里发生了很多事,他都是从旁人口中知道。

       知道他跟马龙这一代的都差不多退役了,马龙和许晰留在国家队做教练,而自己选择下海经商,与人合股创立了一家文体公司。

       还有,他和马龙分手了。

       这最后一件事大概张继科还没能接受。

       许晰自他醒来的第一晚告诉他以后,再也没提过这件事,张继科也再没问过。

       而他也再未见过马龙。

       直到他一个月后恢复出院,马龙都没有再出现过。

 

       许晰接他出院,送他回了目前的住处。

       是个坐落在城区的独栋别墅,据许晰这里说就他一个人住。张继科大致打量了一下落地窗外大片的小花园,视线再匆匆扫过布置简洁空旷的大厅与楼梯旋转而上的二层楼道里一眼望不尽的的房门,感叹了一句:“看来我经商的天赋不错啊。”

       自从张继科醒来,许晰难得见他说话,更别提这种还带着点贫的鲜活语气,不由笑着接道:“你退役前就打算好以后的方向了吧,那会瞒得我们滴水不漏的,后来知道你要去经商好多人都不看好,结果最后都自打脸跟咱张老板拉资助来了。”

       张继科愣了愣,好半天才说:“没有,我之前……嗯我那时候,什么也没打算。”

 

       那时候,关于退役后的生活,张继科想过不止一次,在大家的口中已经是四年前,然而于张继科还是昨天的记忆里,他其实已经在准备退役了。

       对于职业运动员来说,他的巅峰期已过,频繁复发的旧伤与日渐下滑的体力都在提醒他,自己即将与这个贯穿了他最好年华,凝聚了他无数汗水与梦想的舞台告别。

       而在职业生涯的末期,他的人气随着那一年的奥运大舞台暴涨了几番,这也让很多人对他退役后的职业规划充满好奇与猜测。

       会留在国家队当教练还是往其他地方转型?会不会加入演艺圈?或者直播圈?

       张继科打着太极,要么嘻嘻哈哈要么沉默不语,围观群众与广大媒体的好奇心简直满溢到快爆了,在正主这里得不到答案,转而向他身边的队友旁敲侧击。

       队友们口径一致,不知道。

       是真不知道,并不是守口如瓶的队友爱。包括跟当事人读作最好的兄弟,写作地下情人的马龙,也真不知道张继科退役后的职业规划。

       因为他压根就没做职业规划。

       那时张继科趴马龙身上睡眼惺忪的打哈欠:“没规划,退役了我要先玩个够、睡个爽、荒废荒废青春,虚度虚度人生,再考虑其他的。”

       马龙笑着掐他脸:“来来笑一下,褶子都有了还青春呢。”

       张继科也去摸他的眼角,“咱俩的青春都融在球拍里了,你还能记得第一次见面啥样么?”

       “记得啊。”想到了往事,马龙的眼角眉梢都柔和下来,从张继科仰躺的角度看去,他唇角的笑容温柔得不行,依然是一把不紧不慢的嗓子:“咱俩第一次打球,我输了,你那时候可得意了。”

       张继科嘿嘿乐出声:“然后见你哭了,我就不敢得意了,把我吓得够呛,第二局赶紧让回来哄你高兴。”

       “没哭。”马龙有些无奈:“我说继科儿,别天天给自己洗脑强行篡改记忆,第二局输了差点哭的是你。”

       “哦?我哭了么?”张继科也不生气,其实他真有些记不清了,他们遇见得那么早,有许多细节在岁月的磨砺下只能透出些模糊地记忆轮廓。

       “不记得了。”马龙说:“可能没有,这么多年你的眼泪太少见了,要真哭了我肯定得刻骨铭心。”

       张继科伸手绕过他后颈,显出些不正经的神色:“龙队,谦虚了,就这角度,你得看着我刻骨铭心不少回了吧。”

       马龙顺势低下头吻他:“没,我多温柔啊,想看都不忍心。”

       龙队这些年脸皮渐厚,什么话都接得住,张继科忍不住有些怀念当初他们刚好上的时候,那个听到一点带颜色的暗示就能从脸皮红到耳朵根的马龙。

 

      “龙啊。”张继科喃喃说:“从第一次见面,我就挺想赢你的。”

       马龙拿下他的手,摩挲对方跟自己一样结着厚茧得指尖:“我也是,非常想。”

      “后来又想跟你好。”

       马龙:“或许我想得比你早。”

      “你是个很好的对手,其实我有时候觉着,比起站在你身边,我更想站在你对面。我真的,非常想打败你。我体验过赢得感觉,我们打过那么多场球,我觉得足够了。所以……”张继科慢慢坐了起来,转过身与马龙平视,这么多年过去了,就像马龙所说,他的眼角已有时光留下的痕迹,但笑起来还是年少时意气风发的模样:“所以,离了球桌,先把我们以前想做又没时间做的事,都做了吧。”

       马龙颇有些迟疑:“可是你的腰伤……”

       张继科掐他脸:“就先分个手吧。”

       “别啊继科儿……”

 

       他们在一起很久了,但是确定了关系以后,作为对手或队友的时间,总要远远多于私下里小心翼翼地亲密。

 

       我们再谈一次恋爱,这次俗气点。

       要黏黏糊糊,刚分开就想念,肉麻个够。

       要为了琐碎的小事争论不休,不知道谁先妥协。

       然后一起嘲笑彼此的幼稚。

       要去陌生的地方,走过大街小巷,避开人群偷偷接吻,

       要抱着蹦极,一起做饭。

       做那些一切情侣会做的事。

       只有我和你。

 

       这首诗张继科是十分满意的,尽管他自己都嫌肉麻,从来没有给作为主角的另一方看过。

       在那空白的几年中,对方有看到过么?


评论(2)

热度(32)

  1. 对方正在输入···恋声BL潇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