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声BL潇潇

@绝望的烤翅
感谢烤翅的文字,给了我一篇这么棒的虫铁。收到书的时候非常激动,厚厚的一本纸质也特别好,花了几天时间把书重新看了一遍,语言匮乏的人磨磨蹭蹭写了几天反馈,或许有许多前言不搭后语絮叨不知所云的地方,但仍然希望能到看文是所受到的感动与感激之情传达给作者,希望烤翅不要见笑(*/ω\*)
我非常喜欢烤翅这篇文中,托尼与所有人的关系,是的所有人。
寡姐说你只是不再把我们当队友了。
虽然分开了依然爱着对方,甚至需要离开对方来成全彼此的椒铁。
当然还有充满了希望与热情的虫铁,甜得仿佛是彼此的光。
我一直最爱铁罐,但是我也喜欢妇联的所有人,所以看完内战以后,我有很长一段时间的低落期。处于一种想看点甜甜的同人文平复心情,但是又安慰不了自己的感觉,因为有些裂痕是无法平复的。像覆水难收,破镜难圆。
我一直很心疼托尼,但是我又不想把他至于一个自怨自艾的弱者角度,我觉得那是对他的侮辱。有句话说,或许遇见的苦难成就了你,但是不要感谢那些苦难,因为苦难就是苦难。
我就是这么自我矛盾的,为托尼遇见的一切感到难过又心疼,那些孤独与背叛,留不住的亲人朋友恋人。
而烤翅这篇文给了我莫大的安慰,让我知道,他们还能以这样的方式相处,是我觉得最恰到好处的圆满了。
而虫铁这个cp是我吃得很愉快的一对,因为小蜘蛛真的很治愈,大概是那种遇见了,就会觉得世界都变得美好的男孩子吧。
我总是希望托尼能得到幸福,但我总是想不到对他来说什么是真正的幸福,但是想想,在他遇见的诸多苦难里,也倒映着拥有过的美好时光,他能与自己和解同过去告别,有着重新再爱的能力,与爱人并肩走向未知的未来,这篇文里所传递的爱与希望直到掩卷,一再让我回味。
谢谢烤翅,让我遇见这么好的虫铁。

特别忐忑的点进来

然后发现大家都在求本……顿时感到一阵安心(ಡωಡ)我们还是继续萌楼诚不要走好不好
虽然狮子我也一直没求到(;′⌒`)

【龙獒】断点(第二章)

序章:http://lianshengblxiaoxiao.lofter.com/post/1caca501_c597ae2

第一章:http://lianshengblxiaoxiao.lofter.com/post/1caca501_c5bafd2


灵感来自《被偷走的那五年》

他们属于自己,ooc都是我的,私设是我的,时间线混乱也是我的,画十字

 

       在张继科住院恢复期间,见了不少来探望的好友,父母也到医院陪伴了他大半个月。不少好友携妻抱子而来,有些关系不算特别亲近地与他打趣开玩笑:“还好你这几年打着光棍呢,要是娶了老婆,那人可倒了血霉了,这老公睡半个月起来就把自己忘了哈哈哈哈哈。”

       笑了一阵,张继科沉默不语,对方讪讪住了嘴。

       看着身边来来去去的人,都是熟悉又陌生,父母也苍老了不少,张继科慢慢接受了现实。

       接受自己昏迷一场,时间已跳跃过了五年。

       这五年里发生了很多事,他都是从旁人口中知道。

       知道他跟马龙这一代的都差不多退役了,马龙和许晰留在国家队做教练,而自己选择下海经商,与人合股创立了一家文体公司。

       还有,他和马龙分手了。

       这最后一件事大概张继科还没能接受。

       许晰自他醒来的第一晚告诉他以后,再也没提过这件事,张继科也再没问过。

       而他也再未见过马龙。

       直到他一个月后恢复出院,马龙都没有再出现过。

 

       许晰接他出院,送他回了目前的住处。

       是个坐落在城区的独栋别墅,据许晰这里说就他一个人住。张继科大致打量了一下落地窗外大片的小花园,视线再匆匆扫过布置简洁空旷的大厅与楼梯旋转而上的二层楼道里一眼望不尽的的房门,感叹了一句:“看来我经商的天赋不错啊。”

       自从张继科醒来,许晰难得见他说话,更别提这种还带着点贫的鲜活语气,不由笑着接道:“你退役前就打算好以后的方向了吧,那会瞒得我们滴水不漏的,后来知道你要去经商好多人都不看好,结果最后都自打脸跟咱张老板拉资助来了。”

       张继科愣了愣,好半天才说:“没有,我之前……嗯我那时候,什么也没打算。”

 

       那时候,关于退役后的生活,张继科想过不止一次,在大家的口中已经是四年前,然而于张继科还是昨天的记忆里,他其实已经在准备退役了。

       对于职业运动员来说,他的巅峰期已过,频繁复发的旧伤与日渐下滑的体力都在提醒他,自己即将与这个贯穿了他最好年华,凝聚了他无数汗水与梦想的舞台告别。

       而在职业生涯的末期,他的人气随着那一年的奥运大舞台暴涨了几番,这也让很多人对他退役后的职业规划充满好奇与猜测。

       会留在国家队当教练还是往其他地方转型?会不会加入演艺圈?或者直播圈?

       张继科打着太极,要么嘻嘻哈哈要么沉默不语,围观群众与广大媒体的好奇心简直满溢到快爆了,在正主这里得不到答案,转而向他身边的队友旁敲侧击。

       队友们口径一致,不知道。

       是真不知道,并不是守口如瓶的队友爱。包括跟当事人读作最好的兄弟,写作地下情人的马龙,也真不知道张继科退役后的职业规划。

       因为他压根就没做职业规划。

       那时张继科趴马龙身上睡眼惺忪的打哈欠:“没规划,退役了我要先玩个够、睡个爽、荒废荒废青春,虚度虚度人生,再考虑其他的。”

       马龙笑着掐他脸:“来来笑一下,褶子都有了还青春呢。”

       张继科也去摸他的眼角,“咱俩的青春都融在球拍里了,你还能记得第一次见面啥样么?”

       “记得啊。”想到了往事,马龙的眼角眉梢都柔和下来,从张继科仰躺的角度看去,他唇角的笑容温柔得不行,依然是一把不紧不慢的嗓子:“咱俩第一次打球,我输了,你那时候可得意了。”

       张继科嘿嘿乐出声:“然后见你哭了,我就不敢得意了,把我吓得够呛,第二局赶紧让回来哄你高兴。”

       “没哭。”马龙有些无奈:“我说继科儿,别天天给自己洗脑强行篡改记忆,第二局输了差点哭的是你。”

       “哦?我哭了么?”张继科也不生气,其实他真有些记不清了,他们遇见得那么早,有许多细节在岁月的磨砺下只能透出些模糊地记忆轮廓。

       “不记得了。”马龙说:“可能没有,这么多年你的眼泪太少见了,要真哭了我肯定得刻骨铭心。”

       张继科伸手绕过他后颈,显出些不正经的神色:“龙队,谦虚了,就这角度,你得看着我刻骨铭心不少回了吧。”

       马龙顺势低下头吻他:“没,我多温柔啊,想看都不忍心。”

       龙队这些年脸皮渐厚,什么话都接得住,张继科忍不住有些怀念当初他们刚好上的时候,那个听到一点带颜色的暗示就能从脸皮红到耳朵根的马龙。

 

      “龙啊。”张继科喃喃说:“从第一次见面,我就挺想赢你的。”

       马龙拿下他的手,摩挲对方跟自己一样结着厚茧得指尖:“我也是,非常想。”

      “后来又想跟你好。”

       马龙:“或许我想得比你早。”

      “你是个很好的对手,其实我有时候觉着,比起站在你身边,我更想站在你对面。我真的,非常想打败你。我体验过赢得感觉,我们打过那么多场球,我觉得足够了。所以……”张继科慢慢坐了起来,转过身与马龙平视,这么多年过去了,就像马龙所说,他的眼角已有时光留下的痕迹,但笑起来还是年少时意气风发的模样:“所以,离了球桌,先把我们以前想做又没时间做的事,都做了吧。”

       马龙颇有些迟疑:“可是你的腰伤……”

       张继科掐他脸:“就先分个手吧。”

       “别啊继科儿……”

 

       他们在一起很久了,但是确定了关系以后,作为对手或队友的时间,总要远远多于私下里小心翼翼地亲密。

 

       我们再谈一次恋爱,这次俗气点。

       要黏黏糊糊,刚分开就想念,肉麻个够。

       要为了琐碎的小事争论不休,不知道谁先妥协。

       然后一起嘲笑彼此的幼稚。

       要去陌生的地方,走过大街小巷,避开人群偷偷接吻,

       要抱着蹦极,一起做饭。

       做那些一切情侣会做的事。

       只有我和你。

 

       这首诗张继科是十分满意的,尽管他自己都嫌肉麻,从来没有给作为主角的另一方看过。

       在那空白的几年中,对方有看到过么?


【龙獒】断点(第一章)

       张继科在病床迷迷糊糊地醒来,四周一片黑沉的夜色,床边医疗仪器的绿色光点一闪一闪地跳动着,他感觉身体有些久躺的麻木与僵硬,但可支配的知觉犹在,不由得松了口气,应该是没有特别严重的损伤。

       但是跟马龙的旅游要泡汤了吧……

       张继科呼出口气,视觉更清晰起来,这才看到,在夜幕笼罩下显得特外空旷冰冷的单人病房里,还有一个人陪着他。那人正背对他站在窗边,挺得笔直的背影肃默而沉静,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

 

       “马龙……”张继科开口叫他,发现嗓子干哑得厉害。

        窗前笔直的背影微不可查地僵了下,转过身几步走到他身边。

        果然是马龙,但又不像马龙,他目光深谙,面色沉凝。或许是夜色的暗影太浓,张继科看不到也感觉不出马龙此刻的心情。无论是担忧还是惊喜,都没有。

       明明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马龙是很好懂的……

       马龙没有跟他说话,只按响了一旁的医护铃,很快病房里灯光大亮,医生护士们围在他床边,将他跟马龙隔开。

       张继科一边心不在焉地听医生问话,一边有一眼没一眼地遥望着站远了的马龙。

       在明亮的白炽灯下,马龙的脸更是白得反光,但几日前还十分鲜活鲜活地白净少年气已褪得一丝不剩,倒像一块多经打磨地玉那般,万般情绪收敛得滴水不漏,泛着冷光。

       见他的视线一直绕在自己身上,马龙并不回视,而是背过身走出了病房。

       这是怎么了?莫非他昏迷了很久?让马龙担心了?生气他开车玩手机分心了?

       张继科心里七上八下地,他跟马龙在一起这么多年,哪怕闹矛盾也是痛痛快快吵一通或者打一通,以马龙对他的婆妈劲儿,哪怕他再惹马龙生气,对方也不应该在这种当口这么堵他的心啊……


       “感觉头疼么?”

       “还好。”  

       “有晕眩感么?”

       “还成。”

       对着一直问他无营养问题的医生,张继科有些烦躁,真想摆脱这些人去找马龙清楚他是什么个意思。

 

       “还记得你是怎么入院的么?”

       “车祸。”

       “车祸那天是几号?”

       “9月11。”

       “……年份呢?”

       “2016。”这下张继科真的不耐烦了:“医生,我没有撞坏脑子。”

        几个医生面面相觑了一阵,领头那个小心翼翼的对他说:“张先生,现在是2021年的6月。”

       张继科愣住:“什么?”他不可置信:“我昏迷了五年?!”

       “事实上……你是半个月前才入院的。”领头医生小心翼翼道:“你的记忆,是断在2016年9月对么?”

    

       如同电影一般匪夷所思的事发生在自己身上,张继科整个人如在梦中,对医生们接下来的各种问题机械得应答着,等病房重新只剩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刚才都说了些什么,他却一句也不记得了。

       等稍稍回过神来,张继科侧了下身子,有些艰难地挣动起来,他想拿下这些乱七八糟地贴片,他要出去问问那个一去不回的马龙,这都他妈的怎么回事!!

       没等他残疾人样得挪下床,病床门打开了,张继科热切的望过去,但却并不是他此刻最想见的人。

 

       “继科?你这是干什么!”许昕走上来把挣扎着要下床的张继科按回去:“好不容易醒了你瞎折腾什么,你要干嘛跟我说。”

       张继科拉住许昕:“你们是不是在耍我玩?是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啊?马龙呢?!”

       “你先冷静一点……”许昕叹了口气,或许是来的时候已经跟医生了解过情况了,面对此刻情绪激动的张继科,他显得有些手足无措:“你真的,只记得2016年的事了?”

       看着眼前面容更加成熟的许昕,张继科一下脱了力,这记忆中还有些孩子气的师弟左手无名指上,带着一枚泛出冷光的结婚戒指。

       许昕结婚了,这个总嚷嚷着要让自己做伴郎的小师弟,不会在他昏迷在床时还有心情举办婚礼。

       张继科大喘了几口气,刚刚苏醒的身体经过这一番情绪地大起大落,有不知从何而起的疼痛,绵密地涌了上来。

       “继科……”

       “马龙呢?我跟他是不是吵架了?他人呢?”

       许昕抿了抿唇,“你刚醒,先休息下……我给你倒杯水吧,有胃口么?医生说你可以吃点……”

       “我问你马龙呢?!”张继科死死盯住许昕,没什么力气的手还扣着他臂膀,有些颤抖。“我跟马龙怎么了?”

       许昕是少有的几个知道张继科与马龙恋人关系的好友,他叹了口气:“你们……分手了。”

       扣着他臂膀的手一下松脱开来,张继科眨了眨眼,比方才医生告诉他这已经是2021年时还要茫然:“你说什么呢?”

       无论是打输比赛时、还是最低潮那两年,他何曾见过这样的张继科。

       是啊……那些时候,都还有马龙。

       许昕别开眼,有些不忍地低声道:“是真的,你们一年前就分手了。”


【龙獒】断点(序)

灵感来自《被偷走的那五年》
他们属于自己,ooc都是我的,私设是我的,时间线混乱也是我的,画十字

         这一年的奥运过后,张继科又火了起来,韩国欧巴式的火法儿。大姑娘小媳妇们以追星的热情扒拉出他从小到大的照片视频讨论得不亦乐乎,哪哪都有举着手机摄像拍照的粉丝绕着他挥之不去。
        跟他妈撵犯人一样。
        他暴躁的跟马龙抱怨,马龙正用手机看新上热搜的视频,视频里同样暴躁的张继科对撵着他拍个不停粉丝说别拍了行么,没比赛别来看我。
        马龙放下手机,把张继科搂过来,脸贴脸的抵着他,又不吻下去,也不说话。
        张继科问:“干什么呢。”
        马龙眨着眼冲他笑,“想着你比赛的时候我能场上看着你,你不比赛的时候我还能这么看你,就有点美儿。”
        张继科一下就笑了,“场上你除了看我,还能打我呢,用球。”
        马龙亲了他一下:“现在我除了看你,还能干更多事。”
        两人在宽敞的沙发上笑闹着揉作一团,眼见着再摸越界点就要干柴烈火了,但想到张继科最近复发频繁的腰伤与不日即将开始的亚青赛,马龙按住对方同样蠢蠢欲动的手,十指交握勉强扣压住想给彼此脱裤子的冲动,但仍忍不住继续跟他缠绵地接吻,在双唇厮磨间喃喃说:“等打完亚青赛,我们去旅游吧,就我们俩,到一个不会被人打扰的地方……”
        “好……”

        不会被人打扰的地方是哪呢?私人度假山庄?私人海滩?国外?其实他俩找个清静的地方宅着窝几天都成,让他每天睁眼见着的除了马龙还是马龙,好好看几天看腻歪了,等回来他要去德国做复检,马龙要奔趟日本的交流活动,得有好一段不见了……
         张继科一边哼歌一边收东西,对这次旅游地点马龙搞得神秘兮兮,也没说清楚是轻装简行还是得装备齐全,他姑且收了一个背包的基础用品,然后愉快的开车出门,奔赴这场期待已久旅行。
         今天阳光很好,天蓝得十分漂亮,少有的一点云像轻薄的白纱飘荡着,已经很久没有在北京见着这么舒服的天空了,虽然路还是一如的堵,但他没有一点焦躁。
        在堵车的间隙,张继开了天窗,照下这碧蓝如洗白纱摇曳的天空之景,给马龙发微信。
        ——天这么美,要不就在市内旅游吧。
       
        马龙回得很快。
        ——咱们去个更美的,开车别玩手机了,我等你来。

        张继科笑了笑,放下手机后,就没那么闲适了,有些心急。
         怎么这么堵,马龙都到了正等我呢。
         绿灯了,张继科拐过道,方向盘打得有些急,还没转正车身,一辆逆向行驶的宝马打着滑撞了上来——“砰!”
      
       撞击得感觉并不剧烈,但他有了瞬间的断层,视线一片漆黑,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操
        马龙还在等我呢……

想吃大哥黑化的肉……求推文不要谈人生TUT

不要衍生!AU可以但是求不改变养成关系,求大哥黑化的强制肉QAQ

都会过去的,再说一次都会过去的,深呼吸

【仙流】时光碎片

片段散文式写法,想哪写哪,有效防止坑=w=


1、第一个吻

       流川开始感觉到不对劲,是在某个盛夏的午后。

       从他第一次抱着篮球来找仙道一对一算起,他们已经认识了三个多月,变成了关系不错的,球友?

       “不应该是朋友吗?”仙道笑了笑,带着一贯的漫不经心,好像并不怎么在意流川的回答。

       但出乎意料,流川第一次在一对一之外,如此认真的看着他,如同许下一个承诺那样的回答:“我觉得,我不想跟你做朋友。”

       片刻的沉默。 

       阳光炽热,神奈川的海面上一片波光粼粼,仙道仿佛被刺得眯了下眼,面前精致冷淡的少年目光锐利的看着他,仿佛在积蓄酝酿着什么。

       仙道想,他应该笑一笑,说些,啊,那还真是伤心呢,这一类不痛不痒的话,将此刻有些奇怪的氛围打破,将某些未知的躁动压下去。

       然而,当他对上流川的眼睛,下意识的张了张口,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他只能继续沉默。

       燥热潮湿的海边,他们之间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静止不动。

       最后,是流川打破了沉默,他说:“仙道,我觉得不对劲。”

       也或许早就不对劲了。

       “我们有一个星期没有一对一了,或许更久。那,我为什么还来找你?”

       只是今天,此时此刻,这种感觉达到了顶峰。

      “我不喜欢钓鱼,也不喜欢看别人钓鱼,不喜欢打电动、不喜欢那家料理店、不喜欢大晚上不睡觉跑出来站在海边吹风。”

       仙道忽然有些好笑,这大概是他第一次听流川说这么多话,少年用毫无感情起伏的语气概括了他们这段没有一对一日子,并且做出了不喜欢的结论。

       不过他嘴边的弧度还没有弯起,流川顿了顿,用一种更加郑重而平静的语气,接着说道:“可是,好像因为跟你在一起,也就觉得没有那么不喜欢了。”

       仙道下意识屏住了呼吸,流川一直看着他,坦然而清澈眼神,带着少年一往无前的勇气。

       “我想,这是因为,我喜欢你。”

       他说完这一句,就沉默了下来,目光依然看着他,海面上波澜跳跃的碎光仿佛在这一瞬间,全部落进了流川的眼底。让仙道看不见他眼里的自己,看不见自己现在,是什么样表情。

       不过大概,是带着点不甘心?

       在沙沙的浪潮声中,仙道轻轻放下了手上的钓竿,长出了一口气:“竟然输给你了。”

       怎么都想不到,竟然,是他先开的口。

       在自己为了要不要进一步而犹豫的时候,在自己思考所做的决定将承担什么后果的时候。在自己扪心自问,到底,喜欢他到什么程度的时候……

       他曾经以为面前的少年迟钝又冷淡,如果自己不戳破,或许对方永远不会发现那些若有似无的暧昧,蠢动萌芽的感情。

       不过他怎么忘了,只要愿意,流川也可以是敏锐而热忱的,但这份意愿只针对他喜爱的事物,例如篮球,例如,仙道。

       我喜欢你。

       仙道靠近流川,海风撩起少年细碎的刘海,在自己的逐渐陇来的阴影中,他眼里的阳光碎片都掠了出去,剩下沉静的黑色,清晰倒映出自己带笑的脸,一直到两人的双唇紧密的贴在一起,他都没有闭上眼睛。

       这是他们之间的第一个吻,流川看起来无比镇静,连眼睫都没有颤抖一下,但是仙道感觉到他瞬间绷的死死的下颚,薄而冰凉的嘴唇紧紧闭合着,没有给他再进一步的机会。

       这不是拒绝,而是,紧张。

       不过仙道没有嘲笑他,因为他也一样紧张。

       这当然不是他第一次接吻,但因为是流川,这份紧张里夹杂了更多其他情绪,有些激动,还有些自己都惊讶的慌乱。

       这个吻短暂而青涩,分开的时候,仙道笑了笑,然后叹了口气:“我好像,比我想的,还要更喜欢你一点。”